我们能从 BPMN 20 期望什么?

  业务过程建模符号(BPMN)是被当今所有过程设计工具都采用的流行符号。BPMN 是 OMG 维护的公共标准,已广泛地被不断携新产品进入市场的商业和开源 BPMS 工具厂商共同接受。例如,BEA 的 AquaLogic BPM 6.1 – BPMN()。查阅 InfoQ 中关于 BPMN 的帖子()。

  BPMN 是一个图形符号,不支持标准化的元模型。这导致 BPMN 工具之间几乎没有互操作性可言。尽管可以使用 XPDL 来存储和交换过程图,但是并非所有的 BPMN 工具都支持这样做。

  BPMN 是一门设计语言,一般被翻译成业务过程执行语言(BPEL)。正如 Bruce Silver 指出的(),

  “面向图形的(graph-oriented)BPMN 模型——其中,你可以将流程导向任何地方——与面向块的(block-oriented)BPEL 之间的不匹配”

  造成了这两种语言间相当数量的不兼容,这使得在很多情况下这种翻译具有挑战性。

  “BPMN 规范试图为很多图模式(diagram pattern)描述简单的 BPEL 映射,但是长期以来人们认识到有些模式肯定无法按 BPMN 规范中描述的方式映射。那些对以简单映射为基础的 BPEL 翻译有效的 BPMN 工具,在 BPMN 没有严格按面向块(block-oriented)风格绘制时,会给用户报大量的有效性(Validation)错误。”

  结果是,大部分的工具只提供 BPMN 到 BPEL 翻译(不是双向工程),甚至连这种受限方式也极少提供真正可执行的代码。

  问题的可能解决办法之一是使用业务过程定义元模型(BPDM)()作为 BPMN 符号的相容元模型。这不仅解决了交换格式的问题,而且还明确定义了 BPMN 执行语义。尽管这是非常强大的解决方案,但是它引入了许多新概念。新规范要解决的其他问题包括:能指定多种启动过程的方法,支持非中断中继事件(non aborting intermediate event),半结构行为(semi structured behavior)等,这些都会潜在地使 BPMN 更复杂。

  尽管要到 8/9 月间 OMG 才会给出推出 BPMN 2.0 的时间表,但是关于它可能方向的初始公告在网络上反响强烈。根据 Sebastian Stein()的说法:

  首先,让我来说说在 BPMN 1.0(1.1)中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使其成为过去几年内采用率最高的规范之一,姑且不论其他建模标准为了这一目标奋斗了更长的时间。第一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 BPMN 的简单性——或者说得确切点:它使简单的事情保持简单。举例来说,如果我想对取现金过程建模,我能在极短时间内通过少量和不那么陡峭的学习曲线做到。许多人发现这就像他们在画板上用别的什么画流程图一样简单,比方说 Visio。

  在考虑所有这些新特性时,关于 BPMN 的角色的问题也需要被提出。一方面,有些厂商(如 Intalio)已经引入了可执行 BPMN(完全使用 BPMN 设计过程,然后在幕后产生 BPEL 作为可执行部件)();另一方面 Jean-Jacques Dubray()认为,假定“业务分析人员能从过程模型中创建可执行解决方案”是业务过程管理的谬误之一。除了一些最简单的过程,如订单批准,实际的 BPM 实现一般都需要涉及 IT,因此无需(绝大多数情形是不能)直接运行 BPMN。这种情况下,更重要的问题是,过程实现时所作的变动如何与初始 BPMN 模型同步。

  那么,BPMN 未来的角色究竟是什么?许多实践者仍在讨论这个问题。但是,看起来它必须在 BPMN 标准新版本发布前得到回答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