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8期

  您的位置:南风窗网2018年18期纵论

  他文化程度不高,但多年以前,依靠强大的自我担当、精明的头脑、顽强的意志,还有对中国高速发展中释放出来的机会的捕捉,实现了“逆袭”,在那个小地方算是人生赢家。

  在社交网络上,一般来说,“我同学”“我朋友”“我小伙伴”都是扮演成功人士的角色的。我也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小伙伴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
  见到他已经是几年前了。由于大家除了叙旧,很难再发展出纯洁的友谊,所以我们几年来极少联系。但我这段时间从家乡一些人的口中,陆续听到了他在老家的建筑和餐饮行业上投资失败的消息,尽管这个失败对他的影响并不太大。

  由此我想到了我们那次不成功的交流。在那次交流中,他对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人心,这个社会体系的变化,不仅没有意识,也没有兴趣。他所认为的做生意,好像跟这些变化无关。

  那时我就有一种预感:作为一个在阶层上已是妥妥中产的人,他并没有“社会实力”这个概念。而我要在他面前显示我还是懂一点跟做生意有关的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人心、生态的,哪怕是在掏心掏肺,也是愚蠢的,在不喜欢听的他面前会得罪人。

  一说到“实力”这个概念,容易给人一种错觉,以为对应的是实体或个人所拥有的某种特质,比如一个人内心强大;比如一个人身强力壮,有八块腹肌;比如一个人拥有一个亿;比如一个人权力很大,是某某级别的官员。

  但是,社会实力更多是一个“结构”概念而不是“实体”概念。像拥有一个亿的人,像某某级别的官员,他们的社会实力并不是来自个人独立所拥有的那些东西,而恰恰是来自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人心的那个结构里。他们的社会实力,是在游戏规则中,所处于的一个地位,在宏观社会结构中的一个势。

  社会实力是一个结构概念,意味着一个人的阶层越低,面对的越是一个微观的世界,越只能控制跟自己的身体和亲缘关系有关的人和物,社会实力越低。比如社会底层能控制的基本就是自己和自己的亲人。而阶层越高,面对的越是不确定性的宏观世界,越能控制宏观社会结构中的人和物,但要求的认知和把控能力也越高。像马云所能控制的东西,就比我的小伙伴大了N多倍,我的小伙伴所能控制的东西又比他社会底层的亲戚大了很多。

  但这种控制,不是对实体的控制。比如马云有多少多少亿钱,但他的钱不是一种他手上“掌握”的东西,而是嵌在一个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人心、科技、管理等网络里的东西。这些东西随时都在发生变化,而且往往还超出马云的掌控,比如股价一发生变化,他的钱就会多或少。也正因为如此,对于阶层地位较高的精英群体来说,认知、决断等是必备的素质。

  对于中产阶层以上的群体来说,社会实力是一种结构上的东西,意义非常重大。因为,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人心的变化,可以随时增加或减少他们的社会实力,影响社会位置。这里面释放出来的机会和风险,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考验。所以,对政治、社会、经济、人心的变化没有兴趣,毫不敏感,其实不是一件值得赞赏的事情。

  本刊及官网(南风窗在线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片、声音、录像、图表、标志、标识、广告、商标、商号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设计、专栏目录与名称、内容分类标准及多媒体形式的新闻、信息等)未经南风窗杂志社书面许可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违者必究。

  过去40年,很多地方是时代改变,被动创新,而富于市场基因的无锡则是主动创新,迎接时代。这正是新时期改革开放亟需的智慧。

  以市场为基础,从应用出发,再反哺原创研发,通过这条务实之路,无锡集成电路产业正在形成一种全产业链效应和产业共振的“乘数效应”。

  将经济结构调整和生态建设结合,将市场力量和政府机制创新结合,无锡的生态之城建设经验不可100%复制,但值得很多工业大城借鉴。

  浓厚的传统耕读文化之下,却从来不乏商业冒险精神,无锡之所以屡屡从中国的变革洪流中脱颖而出,便在于它是这样一个温婉和刚性并存的综合体。

  唯有恢复语言的传统,恢复大历史的观照,恢复对作为共同体的“民间”的信心,才能恢复对生命的尊崇和敬畏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